国内汽车市场接连掀起高潮:众泰汽车亏损巨大,“戴着帽子”,许多新势力骤然爆发

秦皇岛新闻网 美文 2020-10-13 08:24 7

our reporter gong men G则


曾经著名众泰汽车在经历了2019年111.9亿元人民币的巨额亏损之后,它最终不可避免地被视为``退市风险预警''。


在6月22日晚上,众泰汽车终于发布了2019年末年度报告年报显示,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29.86亿元,同比下降79.78%;净利润损失111.9亿元,同比下降149.98%;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57.9亿元,去年同期为23.1亿元,同比下降150.31%。


同时,众泰汽车它还发布了关于公司股票交易退市风险警告以及暂停和恢复交易的公告,指出由于审计报告,该公司的股票将于2020年6月24日受到退市风险警告以及暂停和恢复交易的通知。天志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发行实施“退市风险预警”处理。


与传统汽车末尾的情况相似,是边缘化的新能源汽车公司。几天前,Bojun Motor,Byton Motors和Sailin Motors都谣传他们遇到业务困难并欠员工工资。对此,《证券日报》记者立即要求拜顿汽车公司进行核实。该公司表示,由于流行病,C轮融资被推迟,管理层和股东正在努力尽快寻求适当的解决方案。


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介绍,中国汽车行业仍然存在“产能不足,有效生产能力不足”的现状。流行之后,国内汽车市场将被洗牌。


日均亏损3069万元


众泰汽车“戴顶帽子”造成数百亿美元的巨大损失


其实111.9亿元的亏损已经是众泰汽车损失公告的第三版。据《证券日报》记者报道,早在今年1月21日,众泰汽车发布业绩预测,预计2019年亏损约60亿至90亿元,同比减少850%-1225%;在4月25日,众泰汽车正式发布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显示其2019年亏损扩大至93亿元,同比减少1261.96%。


6月18日,将发布“关于对2019年度业绩预测进行修订的公告”众泰汽车公司净利润损失再次刷新至108亿元至115亿元,同比下降1450%-1538%。纵观20多家A股上市汽车公司,众泰汽车如此频繁地对核心财务报告数据进行修订,最终引起了监管机构的询问。


同样在6月18日,深圳证券交易所众泰汽车发出关注信,要求众泰汽车指定资产减值迹象出现的时间和减值测试的过程。同时,深交所提醒年度审计会计师要充分注意众泰汽车持续经营能力和持续经营假设是否适当。


众泰汽车2019年年报早就该到期了,直到6月22日晚才正式发布。年报显示,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29.86亿元,同比下降79.78%;净利润损失111.9亿元,同比减少1498.98%。根据这个估算,众泰汽车这相当于去年平均每天亏损3068.5万元。谈到2019年收入和净利润急剧下降的原因,众泰汽车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主要是受销售下降的影响。 “去年,由于经销商从商店撤出,大量员工离职或缺席,该公司总共售出了2万多辆汽车。”


在性能急剧下降的压力,损耗数据的几次更改以及监管机构关注的压力下,众泰汽车楼国海董事坦言自己仍然不能保证众泰汽车财务数据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例如销售收入,总利润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公司的继续运营能力高度不确定。铁牛集团有限公司很难兑现公司的绩效薪酬,并且公司面临着众多诉讼和担保。因某事给公司造成的损失额。”


记者还注意到,众泰汽车巨大的商业减值也成为该公司巨亏100亿元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年报显示,该公司2019年需计提各类资产减值准备84.31亿元,其中商誉减值准备61.2亿元。这意味着市值只有40亿元众泰汽车本期收回商誉减值超过60亿元。


作为金马股份和永康的实际控制人众泰汽车铁牛集团的股东之一,长期以来一直对整合权利感兴趣,并通过借壳上市融资来扩大乘用车的生产。 2016年10月,金马以116亿元人民币首次收购永康众泰汽车100%的股份。次年6月,金马股份正式更名为“众泰汽车”。


记者注意到,在筹备借壳上市之初,为了成功募集股票发行资金,金马股份于2016年3月发布了收购计划,声明该公司与永康市众泰汽车天牛集团的共同控制人决定作出赔偿承诺: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经审计净利润不得少于12.1亿分别为人民币14.1亿元,16.1亿元,16.1亿元和16.1亿元。


显然,除了2016年的重组和上市众泰汽车“蜂鸣器”履行了其诺言,随后的所有年份都失败了。在这方面,众泰汽车答复是: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对此深表歉意,并向投资者致歉。


新的汽车制造力量猛烈爆发


国内汽车市场上演最后淘汰赛


与传统汽车公司的情况类似的是,边缘化的新能源汽车公司。几天前,新兴汽车制造商博骏汽车的创始人兼总经理黄锡明发表公开信,承认“博骏汽车目前正面临严重的经营困难。它将重新定位其商业模式。” 6月15日,博骏汽车宣布所有员工待命。在此期间,生活费为2480元/月,有关公司经营困难的谣言终于得到证实。


与此同时,江苏赛琳汽车董事长王小林在内部电子邮件中坦率地说,该公司的业务“暂时终止”之后,数百名赛琳汽车员工遭遇了工资拖延。据记者了解,江苏赛林的许多员工甚至公司高管最近都已提出辞职申请。而且由于王小林仍然在国外,公司几乎处于“无主”状态。


6月23日,另一名新车制造商Byton Motors在回应拖欠员工工资几个月,涉及数千人的问题时,在对《证券日报》记者的回复中说,管理层和股东正在努力尽快妥善解决。 “ Byton Motors目前处于C轮融资阶段,由于这一流行病的影响,该计划被推迟了。”


在这方面,中国汽车流通业协会执行理事贾新光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说,汽车市场“淘汰赛”的显着特征是消费升级促进了消亡的终结。市场洗牌。具体而言,韩国和法国汽车的合资品牌的销量急剧下降,市场集中在德国和日本的汽车上。强大的独立品牌恒强,高端产品的销售屡屡创出新高,盲目跟风的公司也变得困难重重。


当记者问及新造车业的持续雷暴天气时,新浪汽车金融专栏作家林实表示,对于尚未实现一定销量和量产的品牌,在补贴和流行的影响下,恢复生产或融资的所有方面都无法应对成本的变化。 “资金危机乃至公司破产都是不可避免的。这种流行病只是使故事情节下降了。”


(张明福,孙谦编辑)


来源地址:http://www.phphuoc.com/article_5418.html